Category Archives: 天天謬論

五區總辭雜談 (二)


早前寫了一篇五區總辭雜談, 預測的發展幾乎一如所料, 今天還看到社民連有派出B隊之意, 心中暗叫開口中?  天天說的怪招竟用得上, 真係估你唔到.

民建聯除了不派人參選外, 似乎還號召黨人不參予投票, 以淡化公投.  不過投票乃市民基本權利與義務, 叫人不投票, 有點說不通.  小弟再次預測另一可能性, 就是補選前有180度改變, 就是鼓勵人投票, 不過是叫人投白票!  觀乎劉江華一組在上次立法會得近十萬票, 民建聯實力不容忽視.  假定市民的投票意欲低, 白票當可佔一個頗大的百分比.  此舉雖不可阻止五子回歸議會, 卻大大掌摑五人一巴, 民建聯實在非常有可能行此一著.

五區總辭雜談


今曰聽見黄毓民一句"亞爺吹雞,通通跪低", 不禁笑中有淚.  整個共產黨本來就是一個黑社會. 這點我在大話小說(一)(二)中有寓, 亦多少希望香港可以有一條自己的路可走, 不過寫得有點眼高手低.

五區總辭今曰正式落墨.  不得不佩服五子, 明知會遇上明箭暗箭,一往無前,為國為民,俠之大者.  在不公義的制度下, 向其挑戰,實為起義, 我亦不理人點Spin或抹黑, 說起義必然流血.  說真的, 不流血推翻獨裁政權, 的確罕見. 但並非黑天鵝事件, 蘇聯解體與推倒柏林圍牆, 皆兵不血刃. 廣告術語常寫革命性改變, 革命性新款等等, 唔通逢革命必流血乎? 其實一言以蔽之, 都是 Obama的一個Change 字啫.  公社連亦有Guts. 不改口號. 讚.

田氏兄弟, 真攪笑高手. 劃清界綫那天,田北辰還口口聲聲說有勝算, 我擔保你同五子任何一人揪都輸九條街.  不過勝算在握的可能是2012年增加的議席.  今日讓路, good boy , 記你一功,就當當年23條撻Q將功補過, 呢兩年聽聽話話,就賜你嗟來之席吧.

中共見慣鬥爭, 對付方法最有可能的就是龜縮, 有如踢足球已在主場有一球在手, 現在作客當然死守, 091戰術, 打和都贏.   沒人參戰, 五人全部自動當選 , 還公甚麽投?更可乘機抽水說他們勞民傷財 (所以梁美芬說不撥款補選真有點枉作小人). 這是很保險的做法.

較有骨氣的做法應是派出五個重量級堂主出來隻揪, 你說人民不支持起義嗎? Prove it! 其實當權者有相對優勢的話語權, 這些日子亦把公社聯抹黑不少, 加上民健聯有相當份量的支持者, 反對有人亂中亂港.  勝負之數難料, 實在非常五五波, 不過要勝出必然要扯高投票率,又好像支持[公投]了.  這做法好處是可輸打贏要, 輸的時侯可說這祇是補選,贏了卻可風光地說市民都不支持起義啦! 但我想民健聯都會取易不取難, 冇guts應戰, 最終杯葛了事.

如果建制派全面杯葛, 又是否沒戲唱呢?  最後怪着 – 又好像冇規定公社聯不準派兩人落區參選噃. 又或者民主派扙義出手, 派出一人’助’選.  又又或者 到時有白天天做獨立侯選人,  凡係唔妥毓民, 長毛者, 投我神聖一票吧, 變相公投. 到時或者有很多蛇宴黨, 五毛黨投我一票都唔定, 瞓醒無端端做了白議員.

說真的, 我雖佩服公社連勇.  但我傾向支持華叔,  民主精神經一點一滴累積, 到今天有多少momentum, 得來不易, 薑是老的辣, 五區總辭, 比人住打, 勝算接近零, 還是保持一點元氣為上, 何須只爭朝夕?  你看現在80後, 他們中有紋有路有理想者不少 (當然亦有一pat屎者), 過多十年維園亞伯同華叔都會退下, 80後正當盛年, 90/00後湧現, 社會上要求民主的民眾比例到時會佔壓到性多數.  更增勝算.

現在當前要務還是全力支持Martin說要立法列明普選Roadmap!

臨尾送上Life Itself Would Let You Know,給年輕人打打氣.  Time is on your side, 切記戒驕戒躁, just follow your drea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