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趣事

Fans 球迷 美麗的誤譯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00414&sec_id=15335&art_id=13926730

看 作日蘋果日報其中一篇報導,為之失笑。事緣女優蒼井空開微博,使用翻譯軟件回覆 fans 留言。翻譯軟件很多時鬧出笑話,經典者莫如中式菜單的中英譯法,如干炒牛河譯成 fuck the cow river 諸如此類。這次軟件卻把 fans 譯作〝球迷〞,球迷故是 fans 其中一類,但影迷歌迷皆 fans 也,故正確的譯法應是迷,女優擁護者更應譯作影迷才是。 吾生也早!真的不識誰是蒼井空,不過觀乎此姝身材豐滿,胸前肉球偉大, fans 譯成球迷真乃神來之筆!

星球語 潮語 Common Sense


有時不得不佩服新一代的潮語, 簡真鬼斧神工, 有倉頡之能.  如C9此詞, 第一次接觸, 真的丈二金剛, 不知所云.  以下笑話一則, 乃真人真事:

同事F大概於千禧年前後移民加拿大, 移民前在公司主管其中一枝Sales Team.  Sales由上至下整天都會出外見客, 辦工室幾乎處於真空狀態, 客户有甚麽頭暈身, 都會打電話給Sales跟進, 接電話的重任, 則由assistant負責(應有中五至中七學歷).  某日, F回到辦工室, 枱頭memo紙寫上"二王找你".  F抓頭, 誰是二王? 王菲加王傑? 還是頂頭副老總?

找來assistant一問, 原來是

此故事亦帶出陶傑之前說的common sense. 在assistant的角度, 她可能預期F要識"二王"代表甚麽.  在我們的角度, 當然覺得正確的工作態度應該是禮貌的請教來電者"二王"的拼法, 這才是 common sense.  聽這故事時我笑個斷氣, F卻嘔血一升.  但這亦點出某些uncommon新世代的攞命之處.

天使?魔鬼? Angels & Demons


今天幹掉王廸詩的《蘭開夏道》- 繼續跳舞, 看到其中一章 “不是天使", 不禁想起以上廣告.  小孩子既是天使,亦是小魔怪. 乖的時侯令你很窩心, 煩起上來亦會令人悔恨怎會整件東西向自已討債.

以上廣告相信很多人都看過. 精采的是整個廣告沒有出現要賣的商品, 而情境又合情合理, 比同類廣告如"吹氣球"的一個, 高出不少檔次.

談廣告 Levitra 立威大


 

那個國家的廣告如斯有趣 ?

 記得Levitra初登陸香港, 廣告公司曾舉辦公開徵求中文譯名比賽.  小弟亦貪得意參加.  最後塵埃落定, 以"立威大"為官方中譯.  不是我的submission.

立威大固然音譯俱佳, 不過稍嫌惡形惡相.  其實小弟提交亦不弱, 有兩個版本.

version A 比較粗暴, 是為 “力餵她"

version B較温柔, 為 “力慰她"

不過交參賽表格時亦沒有想過攞獎, 純粹發揮創意過過癮而已.  不記得獎品是甚麼, 如果是一世免費用Levitra就頗黑色幽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