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俊仁 X Factor


先入為主有時真的會制做盲點.  特首之爭, 真的非梁即唐嗎?

唐生呼籲大家唔好投白票, 但你既然而引彈自爆, 還有奢望會勝出嗎? 其實你陣營曾高呼ABC (Anyone but CY), 你反應全面支持鐵頭仁, 而不是叫泛民支持你.  政治從來是精算遊戲, 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速速行動, 給香港一個奇蹟大逆轉吧!

廣告

情人節快樂


久休復出, 今天情人節,就談談情說說愛。

現今世界談效率,講速食。身邊有朋友現在的配偶竟有不少直接或間接從網絡結識,但我有時覺得這多少有點兒戲,真不知其實我們追求的是一段關係,還是愛情? 有不少人結婚的理由祇是不想寂寞,怪不得現在的離婚率這麼高。

不過愛情捉不到、看不見,沒有物理定理、化學工式,故歌曲亦有一首 I wanna know what love is

但竟然有另一首歌仔嘗試給予一個答案:

其實Love Is Love出自一套頗有趣的電影Electric Dream,中文片名好像是鬼馬電腦追女仔。電影拍攝於八十年代初,正是PC方興未艾的年代,故事中主角的電腦因一次意外事故而變得有學習能力,樓上搬來了一個美女,每天練習大提琴,電腦發出電子拍子和應,竟然出奇合拍。而美女以為彈奏電子音樂是電腦的主人,故事發展下去電腦變得人性化,竟與主人發生爭女事件,非常好玩。以下是電腦與女主角初懈逅的片段:

片段中演奏的應是A Lover’s Concerto。旋律是否很熟悉?此曲應改編自巴哈的 Minute in G Major (Notebook for Anna Magdelena Bach),陳慧琳剛好有一套電影就叫 Anna Magdelena, 而Kelly亦以其優美嗓子唱出 A Lover’s Concerto. 不知墮入愛河的人們是否比較浪漫,今天情人節下雨孤家寡人的我祇覺落雨絲濕,但歌曲擘頭一句就是 How gentle is the rain …

林子祥的數字人生亦改編自同一旋律,就與原唱The Toys的版本放上一起聽吧。

祝大家天天都甜甜蜜蜜!

Fans 球迷 美麗的誤譯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00414&sec_id=15335&art_id=13926730

看 作日蘋果日報其中一篇報導,為之失笑。事緣女優蒼井空開微博,使用翻譯軟件回覆 fans 留言。翻譯軟件很多時鬧出笑話,經典者莫如中式菜單的中英譯法,如干炒牛河譯成 fuck the cow river 諸如此類。這次軟件卻把 fans 譯作〝球迷〞,球迷故是 fans 其中一類,但影迷歌迷皆 fans 也,故正確的譯法應是迷,女優擁護者更應譯作影迷才是。 吾生也早!真的不識誰是蒼井空,不過觀乎此姝身材豐滿,胸前肉球偉大, fans 譯成球迷真乃神來之筆!

April Fools


世上這麼多節日,我想最沒來頭的可算是愚人節。其起源其實很有趣,一個說法為曆法之轉變,有個別人仕拒絕接受一月一日為元旦而按其故有習俗四月一日為一年之始。接受新曆者因而取笑拒受者為 April fools。幸好我們新舊曆皆慶祝,要不我們也會被取笑了?

愚人節有感:  我們有時取笑人為傻瓜, 但焉知原來自己才是最天真最傻?

又到聽歌仔時間,就拿 The April Fools.來應應節。這首歌不是太流行、為同名電影主題曲,但非常悅耳動聽. 看作曲者原來是Burt Bacharach, Burt  真乃大師中的大師!  出自其手的名曲多不勝數.  說回 The April Fools 此曲, Dionne Warwick的版本較普及, 不過我更愛電影OP version.  對電影沒甚印像, 但有小弟+分喜愛的嘉芙蓮丹露出演, 齋美女已不覺時光流逝.

五區總辭雜談 (二)


早前寫了一篇五區總辭雜談, 預測的發展幾乎一如所料, 今天還看到社民連有派出B隊之意, 心中暗叫開口中?  天天說的怪招竟用得上, 真係估你唔到.

民建聯除了不派人參選外, 似乎還號召黨人不參予投票, 以淡化公投.  不過投票乃市民基本權利與義務, 叫人不投票, 有點說不通.  小弟再次預測另一可能性, 就是補選前有180度改變, 就是鼓勵人投票, 不過是叫人投白票!  觀乎劉江華一組在上次立法會得近十萬票, 民建聯實力不容忽視.  假定市民的投票意欲低, 白票當可佔一個頗大的百分比.  此舉雖不可阻止五子回歸議會, 卻大大掌摑五人一巴, 民建聯實在非常有可能行此一著.

賣懶


‘賣懶! 賣懶! 賣到年三+晚 …’ 有很多過年習俗漸漸湮沒, 賣懶正是其中之一.  後生仔可能聽都未聽過此習俗, 而賣懶又與派財神有直接關係.  天天乃大懶蟲一名, 就 copy & paste 維基資料:

“派財神是中國春節的一種傳統習俗,以前在香港曾經頗為流行。

「財神」相傳是主管財富的神仙,因此受各家的歡迎。派「財神」的通常是十來歲的小孩及少年。財神的「製作」十分簡單,在一張兩吋乘一吋的小小紅紙上,以毛筆寫上「財神」二字便可以。派財神者拿着一疊逐家拍門,當戶主開門時,派者大叫「 財—神—到」。戶主在新春期間,斷不能立時關門拒絕財神,當然要把財神接下。然後根據習俗,要給予派(賣)財神者利市。如是者接財神者有望新年可以發大財,而派財神的小孩更是立發小財,大家一樣歡喜。

與派財神相關的一種習俗稱為「賣懶」。相傳倘若小孩生性懶惰不用功讀書,可以在財神中混入一張寫上「懶」的紅紙,在派財神時有意無意地將其賣出,新的一年便可戒除懶惰。不過「懶」必須在年三十午夜前賣出,而且不可被發覺,否則便算失敗。"

有沒有想過派財神與甚麼西方習俗相似?  我就覺得有點似Halloween小孩子逐家拍門Trick or Treat.

不知現在這般懶, 是否當年接財神大意中招, 接了很多懶呢?  唯有現在到我賣懶, 把其轉讓出去. 諸位看倌有沒有工作狂呀, 唔該同我買D懶啦 " 埋嚟, 埋嚟揀, 年尾大酬賓, 附吞pork百式一本, 快D買啦 …"

五區總辭雜談


今曰聽見黄毓民一句"亞爺吹雞,通通跪低", 不禁笑中有淚.  整個共產黨本來就是一個黑社會. 這點我在大話小說(一)(二)中有寓, 亦多少希望香港可以有一條自己的路可走, 不過寫得有點眼高手低.

五區總辭今曰正式落墨.  不得不佩服五子, 明知會遇上明箭暗箭,一往無前,為國為民,俠之大者.  在不公義的制度下, 向其挑戰,實為起義, 我亦不理人點Spin或抹黑, 說起義必然流血.  說真的, 不流血推翻獨裁政權, 的確罕見. 但並非黑天鵝事件, 蘇聯解體與推倒柏林圍牆, 皆兵不血刃. 廣告術語常寫革命性改變, 革命性新款等等, 唔通逢革命必流血乎? 其實一言以蔽之, 都是 Obama的一個Change 字啫.  公社連亦有Guts. 不改口號. 讚.

田氏兄弟, 真攪笑高手. 劃清界綫那天,田北辰還口口聲聲說有勝算, 我擔保你同五子任何一人揪都輸九條街.  不過勝算在握的可能是2012年增加的議席.  今日讓路, good boy , 記你一功,就當當年23條撻Q將功補過, 呢兩年聽聽話話,就賜你嗟來之席吧.

中共見慣鬥爭, 對付方法最有可能的就是龜縮, 有如踢足球已在主場有一球在手, 現在作客當然死守, 091戰術, 打和都贏.   沒人參戰, 五人全部自動當選 , 還公甚麽投?更可乘機抽水說他們勞民傷財 (所以梁美芬說不撥款補選真有點枉作小人). 這是很保險的做法.

較有骨氣的做法應是派出五個重量級堂主出來隻揪, 你說人民不支持起義嗎? Prove it! 其實當權者有相對優勢的話語權, 這些日子亦把公社聯抹黑不少, 加上民健聯有相當份量的支持者, 反對有人亂中亂港.  勝負之數難料, 實在非常五五波, 不過要勝出必然要扯高投票率,又好像支持[公投]了.  這做法好處是可輸打贏要, 輸的時侯可說這祇是補選,贏了卻可風光地說市民都不支持起義啦! 但我想民健聯都會取易不取難, 冇guts應戰, 最終杯葛了事.

如果建制派全面杯葛, 又是否沒戲唱呢?  最後怪着 – 又好像冇規定公社聯不準派兩人落區參選噃. 又或者民主派扙義出手, 派出一人’助’選.  又又或者 到時有白天天做獨立侯選人,  凡係唔妥毓民, 長毛者, 投我神聖一票吧, 變相公投. 到時或者有很多蛇宴黨, 五毛黨投我一票都唔定, 瞓醒無端端做了白議員.

說真的, 我雖佩服公社連勇.  但我傾向支持華叔,  民主精神經一點一滴累積, 到今天有多少momentum, 得來不易, 薑是老的辣, 五區總辭, 比人住打, 勝算接近零, 還是保持一點元氣為上, 何須只爭朝夕?  你看現在80後, 他們中有紋有路有理想者不少 (當然亦有一pat屎者), 過多十年維園亞伯同華叔都會退下, 80後正當盛年, 90/00後湧現, 社會上要求民主的民眾比例到時會佔壓到性多數.  更增勝算.

現在當前要務還是全力支持Martin說要立法列明普選Roadmap!

臨尾送上Life Itself Would Let You Know,給年輕人打打氣.  Time is on your side, 切記戒驕戒躁, just follow your dream …